Tag: Legislation

第六屆香港立法會投票記錄分析(2016-2018)

本屆立法會波瀾起伏,6名議員先後被取消資格(俗稱「DQ」)。時值2018年3月補選之際,我們進行該項研究,通過本屆投票記錄的數據,爲公衆還原各議員的「政治肖像」。從這份數據驅動的光譜與投票熱力圖,我們可以看出,議員們究竟是言行一致,還是逢場作戲。在公衆熱烈討論「投票率新低」和「田忌賽馬失敗」之餘,我們也要知道,誰當選固然重要,當選後做什麼也許更加值得關注,會議的提案與投票記錄詳細地反應了議員的行爲。

議員投票傾向光譜

從第五屆立法會開始,電子投票記錄以XML結構化數據的形式公佈於網站上,供公衆下載。我們通過爬蟲蒐集第六屆立法會議員從2016年11月10日至2018年3月29日做出的電子投票記錄,共27426票紀錄,對於每個議案,議員可能產生五種不同的表決結果——贊成、反對、棄權、缺席或出席(即出席會議,但未投下「贊成」、「反對」或「棄權」中的任何一票;立法會小百科 )。將不同的表決結果數值化後,使用主成分分析法(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,以下簡稱為 PCA),計算2萬票紀錄反映出的最大分歧,即主維度(Principal Axis),記為 PA1。同時我們計算每位議員的投票紀錄在 PA1 上的投影值,即主成分(Principal Component),記爲 PC1。PC1 體現議員之間的相對關係,兩位議員得到的分值越接近,則說明他們的投票傾向也越接近。

按照 PC1 分值由小到大排序,就得到一條數據驅動的「政治光譜」(如下圖所示)。在這條「光譜」中間,是從不投票的梁君彥。越靠近梁君彥的人,投票風格就越溫和。越遠離梁君彥的人,投票風格就越激進。而梁君彥的兩邊,按照議員所屬派別塗色,恰恰是建制和泛民兩派人馬,與常識相符。

1
第六屆立法會(2016-2018)投票傾向光譜(按建制、泛民分類)
(已等比例縮放到第5屆立法會光譜的同等區間)

從相對距離上來看,泛民陣營整體離梁君彥更近,而建制則離得較遠。圖像顯示,建制派整體而言在投票中表現得比泛民更加激進。即建制派的建制立場,要強過泛民的民主立場。

光譜的兩端,分別是鄭松泰和盧偉國,這說明兩人的投票風格差異最大,相比其他議員,他們二者的投票風格最為激進。且根據統計,在投票記錄中,兩人投票意見不相同的提案數(371個)是兩人意見相同提案數量(37個)的十倍之多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第六屆香港立法會投票記錄分析(2016-2018)”

從法案審議時長,回顧2000-2017年的香港立法會

提交法案,製定法律是立法會的重要職能。法案在刊登憲報後,須經過首讀、二讀、三讀才能成為法律。立法會通過一項法案所需的時間,關乎法案的複雜程度與爭議性。將法案的通過日期與刊登憲報日期相减,可得到該法案的審議時長。

從第二届立法會開始至今(2000-2017年),立法會每年平均處理法案數量為40件,其中通過的法案數量為37件,每件通過的法案平均審議時長為256天。

立法會議員們也在趕deadline嗎?

图片 11.png

上圖顯示,2000至2017年,每年通過的法案平均審議時長呈現四年一次的週期性波動,分別於2004、2008、2012與2016年達到最低值,即在這幾個年份,法案的平均審議速度加快,而這四個年份恰是立法會的換屆年。

諮詢立法會秘書處後得知,若某法案在當届立法會任期完結時未處理完畢,即失效,不得拖至下一届立法會。若欲繼續審議該法案,需重新刊登憲報,進行三讀程式。換屆年的法案通過效率有所提高,難道立法會議員們也在趕deadline嗎?

Continue reading “從法案審議時長,回顧2000-2017年的香港立法會”